Saint-天聖

關於部落格

神使繪卷1-夜祭與山神歌謠-第一章(1)

 

繁星市是座熱鬧且人口眾多的大城市,便利的大眾交通工具更是使得初來此地的外地客忍不住稱道。

但就算是這樣的一座大城,一旦在非假日的晚上十點鍾過後,大多數的店家也紛紛拉下鐵捲門,對外宣告打烊。

街上很快就變得人煙稀少,就連來往的車輛似乎也是久久才看見幾輛呼嘯而過,沒一會的工夫又消失在遠端的夜色之中。

深夜特有的寂靜味道迅速地籠罩了繁星市,而在偏離主要市區的一條巷道內,此刻卻有一抹身影獨自地走著。

那人穿著薄外套,雙手斜插在口袋內,其漫不經心和悠閒混雜在一起的姿態,看起來就像是特意挑這時間外出散步似的,渾然不將夜間可能遇到的危險──打架、勒索、搶劫──放在心上。

透過路燈灑下的銀白光芒,可以看見那人身形修長高大,微捲的髮絲略長,在頸後還綁著一撮小馬尾。外貌年輕,五官輪廓深刻而英俊,身上還有種慵懶的氣質,是名容易令女性多看幾眼的青年。

毫不在意獨自一人走在這種一進入夜間就顯得荒涼的小巷是否有危險,青年繼續往前走著,直到他注意到一陣在夜晚格外響亮的粗暴聲音,間或還夾雜著幾句惱火的咒罵。

青年的眉一挑,沒有立刻折返,反而是順著小巷再往前。當他轉過了一個彎角,頓時就看見了那陣噪音的來源。

有一名穿著鬆垮西裝的中年人正像洩恨似地踢踹著面前的自動販賣機,還能聽見他含糊地咆哮著「這爛機器!快把老子的錢吐出來!」

而隨著彼此的距離拉近,對方身上那股酒臭味更是濃烈得令人難以忽視。

那是一個正在發酒瘋的醉鬼。

忽地,又有一道「唰」的聲音出現。

青年下意識尋聲抬頭,正好瞧見附近的屋宅有人打開了窗戶。

似乎是沒想到自己窺看的舉動被抓個正著,「唰」的聲音隨即再度出現,窗戶被快速的關上了。

接下來,不管那名中年男人是如何咆哮咒罵,或是怒踹那台販賣機,附近也不再見有人開窗探頭向外看。

每一扇關得緊密的窗戶都像是在宣告著自己的漠不關心。

繁星市是一座大城市,但這座城市的一些居民也表現出了都市人的冷漠和明哲保身。

對此,青年只是唇角微勾起慵懶中帶著譏誚的弧度。無視那名發酒瘋的中年人,他自顧自地就要直接走過──如果不是他碰巧看見那台販賣機居然有販售著草莓蘇打的話。

青年的腳步不由得停了下來,那似乎只有女孩子才會喜歡的甜膩飲料,不巧正是他的最愛。偏偏市面上不易尋得,如今剛好讓他發現了,說什麼都要多屯點貨回去才可以。

沒想到這次出門能找到好東西。青年冷淡的眼瞳閃過一絲孩子氣的歡欣,這使得他身周疏離的氛圍也減退了幾分。

不管中年人還在辱罵著什麼,青年開口了,「閃開,別擋在前面礙事。」

即使青年的聲音低沉悅耳,可怎樣也無法掩飾他的傲慢以及無禮。

乍聞另一人的聲音,中年人就像至此時才發覺現場還有他人在,拳打腳踢的動作頓時都停下了。

「是沒帶耳朵還是聽不懂人話嗎?」見對方背對自己一動也不動,也不像是有退讓的打算,青年吐出的句子更加苛刻了,「沒事就閃到旁邊去。」

「我……嗝……」中年人盯著販賣機,上面倒映出他因為酒精而通紅的臉。他一邊說話,一邊不時打著酒嗝,「我告訴你,小鬼……我……嗝……我現在心情可是、可是很不爽,我今天被炒魷魚了……炒魷魚你懂嗎?只不過是,只不過是工作上出了點包,那個討人厭的上司就叫我打包東西……而且那個上司就和你一樣,是個……是個傲慢沒禮貌的小鬼!」

中年人忽地又怒吼了一聲,他通紅的臉龐倒映在販賣機上,但是他的一雙眼睛,那雙受到酒意侵蝕顯得混濁的眼睛……似乎在出現某種異變。

不該是人類會有的詭異色澤漸漸擴散。

「給我好好的聽清楚了,小鬼就該好好的尊敬大人,應該跪下來向大人賠不是!」中年男人的頭倏然轉過,一雙猙獰的眼睛竟是猩紅似血。

如果是其他人見到了,這時候一定會臉色慘白,驚慌失措地發出尖叫,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逃離現場,連多待一秒也不願意。

因為中年人不僅僅是眼睛變成怪異的紅色,他的頭顱……他真的是「只有」頭轉過來而已。也就是說,他的身體明明還面對著販賣機,他的頭卻是一百八十度地轉動,對著小巷裡唯一的青年咆哮!

但是在這種脫離現實的詭異情況下,青年的表情卻沒有變動一下,還是一樣的漫不經心,只是眼中的喜悅像受人打擾而隱去,冷漠的眼眸銳利地瞇了起來。

「錯的明明就不是我!我那只是不小心而已……我只是不小心讓公司賠了一點錢而已!不准、不准……用那種看不起人的眼神看我!」沒有注意到青年的態度太過異於常人,身上發生異變的中年人就像喪失理智,紅眼散發出嚇人的光,身體跟著一百八十度地扭轉後,就朝著青年攻擊過去。

可是青年的動作竟然比他還要更快。

一隻修長有力的手臂猛然伸出,張開的五指瞬間就一把抓箝住中年人的脖子。

中年人不敢置信地發出像遭到痛擊的呻吟聲,雙手連忙想拔開緊扣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掌。

可緊接著,他就震驚地發現到,自己的雙腳居然在逐漸地離地。

他浮起來了……不對,他是被人抓著提離地面!